中 文 | English
 

雪山

青藏高原上巍峨壮丽的雪山是地球上最为震慑人心的景观之一。
昆仑山脉、喀喇昆仑山脉、唐古拉山脉、横断山脉、冈底斯山、念青唐古拉山、喜马拉雅山脉、世界最高峰的珠穆朗玛峰、世界第2峰的乔戈里峰、世界第4峰的洛子峰、世界第5峰的马卡鲁山、世界第11峰的加舒尔布鲁木山、世界第12峰的布洛阿特峰、世界第13峰的加舒尔布鲁木2峰、世界第14峰的希夏邦马峰、世界第15峰的南迦巴瓦峰、以及冈仁波齐峰、纳木那尼峰、贡嘎山……
万仞群山,耸立在这块由板块碰撞叠加成的高天厚土之上,令人不得不赞叹天地造化的伟力。在藏民族的眼中,他们就像高原神灵的化身,圣洁、神秘、雄奇、俊美。在这雪山之间,是覆盖面积约4.7万平方公里的冰川,喜马拉雅现代冰川、念青唐古拉山现代冰川、昆仑山现代冰川、喀拉昆仑山现代冰川、横断山现代冰川、唐古山现代冰川、冈底斯山现代冰川、羌唐高原现代冰川、祁连山现代冰川……它们使青藏高原成为南北极之外含冰量最大的地区,亚洲无数大江大河都从这里发源,长江、黄河、澜沧江、怒江、雅鲁藏布江、恒河、印度河、湄公河……无不如此。
它像一位默默无闻的母亲,养育了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,堪称东方文明之源。
牦牛,就生长在雪山下这片神圣及慈爱交织的土地。

湖泊

星罗棋布的湖泊是青藏高原上的最为耀眼的珍珠。
在辽阔的青藏高原,散落着大大小小1500多个湖泊,总面积多达24183平方公里,约占我国湖泊总面积的1/3,占我国国土总面积的1/400。这一系列数字,使得青藏高原成为世界上湖面最高、范围最大、数量最多的高原湖区。
湖泊在藏民族眼中具有非凡的意义,他们将美好、神秘、圣洁、力量、光明等赋予深邃的湖水。
“天湖”纳木错、“不可战胜的碧玉之湖”"玛旁雍错、“神女散落的绿松石耳坠”羊卓雍错、苯教圣湖当惹雍错、"鬼湖"拉昂错,还有班公错、郭扎错、鲁玛江冬错、昂拉仁错、扎布耶茶错、塔若错、扎日南木错、昂孜错、格仁错、错鄂、阿牙克库木湖、色林错、乌兰乌拉湖、普莫雍错、阿其克库勤湖、鲸鱼湖……几乎每一座湖泊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。如果说万仞之高的雪山可望不可及,那么高原上珍珠般的湖泊就要容易亲近的多。
雪水汇成溪流,溪流溶入湖泊。湖水汪洋,如同镜子般的清澈,掬上一口,清冽甘甜,仿佛刚从雪山上流下来一样。劳累的牧民在这里休憩身心,远道而来、风尘仆仆的旅人在这里洗去疲乏,女人们则打
上一桶水,为归来的丈夫、孩子煮上一锅手抓肉。或许,这就是藏民族多将雪山作为男性神佛崇拜,而湖泊多作为女性神佛崇拜的原因。

草原

青藏草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高原草原,也是世界上最为优良的牧场之一,它北至昆仑山、祁连山,南至喜马拉雅山,西接帕米尔高原,总面积占我国草原面积1/6,是我国历史悠久的畜牧业基地。
青藏草原拥有种类繁多的天然植被,总数多达近千种,其中莎草科和禾本科是其中的优势草群,伴生牧草也有数十种之多,地梅、蚤缀、虎耳草、矮桧、羊茅、三叶草、虎耳草……都是草原动物们的最爱。一到夏秋季节,它们就争奇斗艳,青色的草,红色的、黄色的、蓝色的、紫色的、粉色的、白色的花……形成醉人的植被群落景观。在这片世界上最后的净土上,还生长着红景天、虫草、贝母和雪莲,他们既是不可多得的珍稀药材,同时也被草原动物们视为美食,人与动物,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和谐相处。
步行在草原上,那种柔软而富于弹性的感觉令人陶醉。放眼望去,青草和鲜花覆盖的大地、白云和飞鸟掠过的天空,远远的,在地平线处相接,草地中星落棋布地点缀着无数小湖泊,湖水碧蓝,纵横交错的河流,九曲回环,白色的羊、黑色的牛穿行其中,偶尔,还可以听到头顶上斑头雁的鸣叫……
这里,是天堂的地毯,也是人间的天堂。

藏民

当然,西藏最让人难忘的,还是这里的人。
高耸的雪山,赋予他们强壮的体魄,清冽的湖水,滋养他们热烈的生命,茫茫的草原,舒展他们广阔的胸襟,而纯粹的信仰,塑造出他们厚重、温和的性格。
对于藏民而言,信仰或许比生命更重要。
走进西藏,你可以随处可以看见悬挂的经幡、高耸的白塔、刻有佛教经文的玛尼石堆,在湖边、在路上、在庙宇、在街头,都有五体投地磕长头或是手摇转经筒口中念念有词的藏民。你能感觉到,那种宗教的力量,那种精神的力量,就像血液流淌于人的身体一样,流淌在这块土地上的每一个人的身体里。
对于藏民而言,自然不是用来征服,而是用来敬畏。
他们将雪山视为神灵居住之地,他们赋予湖泊以灵魂,转山、转湖、转经,在他们眼中,神秘的大自然是高高在上的存在,而人,永远生活在大自然的怀抱里。
对于藏民而言,友善和诚实的是金子般的品质。
他们的目光,有点羞怯,然而纯净。
他们的笑容,有点腼腆,然而真诚。
他们的话语,或许不多,却没有虚伪,没有欺骗。
他们至今仍然视诚信为美德,而欺诈和诡谲,将会招来神灵的责罚。
或许,他们是上帝选中看守西藏——世界上最后一片净土的人。